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一个国家,是不能靠货币贬值走上繁荣之路的

2018-11-06 15:19:52 来源:  作者:
摘要:2008年世界(国际)金融危机,如今转眼已10年。这一场危机也被称为次贷危机、信用危机、金融海啸,或华尔街海啸。人们一般认为,早在2007年关于危机的征兆就已浮现。当年,危机迅速从美

2008年世界(国际)金融危机,如今转眼已10年。这一场危机也被称为次贷危机、信用危机、金融海啸,或华尔街海啸。

 

人们一般认为,早在2007年关于危机的征兆就已浮现。当年,危机迅速从美国扩展到全球,日本、欧盟等经济体都陷入衰退,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也出现减缓。此间中国亦受其影响,经济增速回落,出口出现负增长,大批农民工返乡,成为当年“四万亿计划”的根本背景。图为金融漫画(来自网络)。

至于这一场危机何以发生,从人的贪婪,到政府监管不力、信用评级欺诈等,都成为被讨伐的因素。极端者甚至还由此彻底否定市场经济。然而,对于经济学家们来说,他们面临的第一重挑战或“羞辱”是其致力于研究经济运行,却完全无法预测危机的到来。这约等于宣告主流经济学的失败。

今年6月,书评君曾经刊出《理论的终结:金融危机、经济学的失败与人际互动的胜利》(作者:理查德·布克斯塔伯)摘编,对金融危机作了一种认识论理解。人的行为有其复杂性,主流经济学如果对其认定的经济假设过于自信,不承认这一复杂性,将可能继续失败。

 

纪录片《欺骗:金融危机真相》(Fraude: Por qué la gran recesión,2012)画面,一位经济学者正在阐释货币政策。

而另一本译著《货币战争》

(Currency Wars)

与不少经济学者一样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是美国金融体系的信任危机,也是美元体系的信任危机。其中译书名,容易让读者联系到多年前由宋鸿兵所写、被质疑带有阴谋论的同名畅销书,但两者内容和逻辑全然不同。

作者叫詹姆斯·里卡兹,从业资本市场三十多年,作为策划和协调者之一参与了五角大楼首次举行的金融战争演习。他所说的“货币战争”,就是相对于其他国家的货币,一个国家将其货币竞争性贬值,降低成本,演变成国际经济中最具破坏性的举措之一。

国家发行过多钞票,纸币贬值,购买力下降,GDP上涨,真实增长有多少?哪些是通货膨胀?资产冻结,黄金被没收,资本被管制……作为一位美国人,詹姆斯·里卡兹毫不客气地对他的国家进行反思、批评,尽管他将拯救希望寄托于重返金本位有待商榷。“一个国家,是不能靠货币贬值走上繁荣之路的。”他的警示是给美国的,也是给世界上所有经济体的,包括大洋此岸的我们。而长久以来,他认为正是“货币主义”“凯恩斯主义”等观念,因为误判了人的行为,间接或直接支持了货币贬值、财政赤字必然带来经济繁荣的经济思维。本文内容经上海译文出版社授权摘编整合自《货币战争》。

 

《货币战争》,(美)詹姆斯·里卡兹著,凌复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8年7月版

美联储:是否维持了美元的购买力?

美联储经常被描述为具有双重使命,稳定价格和减少失业。美联储也被期望充当金融恐慌时的最后贷款来源,它需要管理银行,特别是那些“大而不能倒”的银行。

自1913年创建以来,美联储最重要的使命,一直是维持美元的购买力;然而,从1913年至今,美元贬值了95%以上。换句话说,今天要花20美元才能买到的东西,1913年花1美元就能买到。想象一下一名投资经理把客户的钱亏损了95%,你就能明白美联储如何履行了它的首要使命。

可以把美联储在保持美元价值稳定性的纪录,与罗马共和国相比较,后者的银便士保持其100%的原始购买力达两百多年,直到公元前1世纪晚期,才开始被奥古斯丁皇帝贬值。拜占庭帝国的金币有一个更令人印象深刻的纪录,其购买力从公元498年的货币改革开始维持五百年基本不变,直到1030年的另一波贬值。

美联储的辩护者提出,美元可能丧失了95%的购买力,但工资的增加超过了二十倍,因此,工资的增加抵消了购买力的下降。价格和工资一同变化从而没有伤害的论点,被称为货币中性。然而,这个理论忽略了以下事实:虽然工资和物价同步上涨,但对各领域的影响并不完全一致。这一过程会产生不该有的赢家和输家。输家通常是谨慎的储蓄者和靠养老金生活的美国人,他们的固定收入因通货膨胀而贬值。赢家则是那些使用杠杆、对于通胀有更清醒的认识并且利用黄金、土地和艺术品等资源进行对冲的人。

美联储的其他任务包括充当最后的借贷人(这意味着当所有银行储户要同时取出他们的存款时,央行应当向有偿付能力的银行收取优质的抵押品,以高利率自由放贷,使银行得以履行对储户的义务——编注),被授权和行政部门合作来实现充分就业、增长、物价稳定和预算平衡,以及控制自有的资产负债率,等等。然而,误判是常态。

 

2007年4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破产,暴露了次级抵押债券的风险,尽管随后美联储作出反应,股市也得以在高位维持,但到了次年8月,美国房贷两大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股价暴跌。图为金融漫画(来自网络)。

美国现在是这样一个系统。财政部制造不可持续的赤字,同时出售债券以避免破产。美联储则印制钞票购买这些债券,并因此而遭受亏损。然后,财政部让美联储打白条以避免后者破产。这是相当危险的举动,令旁观者触目惊心。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就像两个醉汉,彼此搀扶,谁也没有跌倒。

如果是美联储询问“我做得怎么样”,答案是自1913年建立以来,它未能维持价格稳定,未能充当最后借贷人,未能维持充分就业,未能监管银行,也未能保持其资产负债表的平衡。美联储的一个显著成就,是在它的监管下,国库的黄金储备增加了,从1971年尼克松冲击时约110亿美元,增加到今天4000多亿美元。当然,这种黄金价值的增加,只是美联储摧毁美元的另一面。

货币主义:通货膨胀,还是真实增长?

货币主义是一种经济理论,创始人是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其基本原则是,货币供应量的变化是国内生产总值变化的最重要的原因。当用美元度量时,国内生产总值的变化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产生实际增长的“真实”部分和虚幻的“通货膨胀”部分。两者相加,得到以美元总额度量的名义增长。

弗里德曼的贡献在于说明,增加货币供应对于增加产出只在一定范围内起作用;超出这一范围的任何名义增长都是通胀的而不是真实的。事实上,美联储可以印制货币以获得名义增长,但相应的实际增长却有一个限度。

弗里德曼还推测,货币供应量增加的通胀效应可能会滞后,使得短期内印制的货币可以增加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但之后通胀出现,抵消了之前的增长。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1912年-2006年),美国当代经济学家、芝加哥经济学派代表人物之一,货币学派的代表人物。1976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扬他在消费分析、货币供应理论及历史、和稳定政策复杂性等范畴的贡献。

弗里德曼的想法体现在货币量化理论的一个公式中。变量是M=货币供应量,V=货币周转率,P=物价水平,y=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公式为:

MV = Py

货币供应量(M)乘以周转率(V)等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它可以被分解为价格变动部分(P)和实际增长部分(y)。

货币供应量(M)由美联储控制。美联储通过印制货币购买政府债券来增加货币供应量,又通过出售债券回收货币来减少货币供应量。周转率(V)用来度量货币周转的快慢。如果有人花了1美元,同时收款人也把它花了,这1美元的周转率就是2,因为它被花了两次。如果把这1美元存入银行,那么它的周转率就是0,因为它根本没有被花掉。在方程的另一边,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有其真实部分(y)和通货膨胀部分(P)。

对此货币主义者会说,如果y只能每年增长4%,那么理想的政策是将货币供应量增加4%,周转率和价格水平保持不变。这将是一个接近最大实际增长和零通胀的世界。

如果适度增加货币供应就是全部,那么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是世界上最容易的工作。事实上,米尔顿·弗里德曼曾经建议,只要一台正确编程的计算机就可以调整货币供应,无须美联储。从对经济的自然真实增长率的合理预估出发,以相同的水平提升货币供应量,就可以得到没有通货膨胀的经济增长。当然可能需要一点变通,考虑到时间滞后以及对增长的预估因生产率而有所变化,但一切还是简单明了,只要货币流通周转率保持不变。

但如果周转率不是常数呢?

事实证明,货币流通周转率是一个最大的变数,是不能人为控制的因素,是不能微调的变量。周转率是心理性的:完全取决于个人对经济前景的感觉,或是全体消费者的集体感知。周转率不能为美联储的印钞或生产率的提高所控制。这是一种人类行为现象,并且是一种强大的行为现象。

假设经济是一辆十挡变速的自行车,以货币供应为齿轮,周转率是刹车,骑手是消费者。通过向上或向下变挡,美联储可以帮助骑手加速或爬坡。然而,如果骑手使劲刹车,无论在哪一挡自行车都将减速。如果自行车跑得太快,同时骑手使劲刹车,车子就可能打滑或翻倒。

 

里拉暴跌成为今年上半年的热门新闻。从2017年开始,土耳其的通货膨胀率就基本保持在10%以上,今年7月更是高达15.85%。

除了不易控制的周转率,美联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美联储通过印钞控制的货币供应量,被称为基础货币,它只是货币供应总量的一小部分,根据近期的数据约占20%。其余的80%由银行通过发放贷款或其他形式的资产(如货币市场基金和商业票据)所创造。

美联储需要用以加速的要素,是可以导致更多支出和投资的银行贷款和周转率。然而,消费是由贷款人、借款人和消费者的心理因素驱动的,本质上是一种行为现象。为了提高周转率,美联储必须向公众灌输对财富效应的愉悦,或是对通货膨胀的恐惧。财富效应指的是,如果消费者感觉前景将更加繁荣,那么他们就更愿意消费。造成财富效应的途径是增加资产价值。为此,美联储的优先资产类别是股票和房子,因为它们众所周知且备受关注。

凯恩斯主义:政府赤字,能产生多大产出?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死于1946年,没有活着看到打着他的旗号所犯的各种错误。他恰巧在萨缪尔森《经济分析基础》出版前一年去世,该书为所谓的新凯恩斯经济学奠定了理论基础。

在他的生命行将结束时,凯恩斯提倡被称为班科(凯恩斯国际货币单位)的一种新货币,其价值与一组商品(包括黄金)挂钩。当然他对1920年代的金汇兑本位有过激烈的批评,但他十分务实并且意识到货币必须与什么东西挂钩。

在货币主义中,缺点是消费者的选择导致了周转率反复无常。而在凯恩斯理论中,缺点是著名的“乘数”。

凯恩斯乘数理论的前提是,考虑到所有二级效应,假设1美元政府赤字会产生超过1美元的总经济产出。乘数是经济学中的大脚怪——很多人都会假设它存在,但极少有人(如果真有的话)见过它。凯恩斯主义公共政策的基础被称为集体需求,或是国内经济中所有支出和投资的总和,不包括库存。

例如,一个工人被解雇,他不仅失去收入,也停止了消费,从而导致其他人也失去收入。失去的收入和消费导致了总需求下降,它会自我反馈,导致更多的企业解雇更多的员工,然后消费更少,如此这般地恶性循环下去。凯恩斯理论认为,政府可以介入,花费个人不能或不会花费的钱财,从而增加总需求。政府支出可以阻止下滑,推动经济重新增长。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1883年—1946年),英国经济学家。1930年,出版《货币论》(A Treatise on Money),其他代表作包括《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论货币改革》等。他因开创了经济学的“凯恩斯革命”而称著于世。

依靠政府支出以促进总需求的理论的问题在于,政府根本就没有属于自己的钱。政府必须靠印制货币、征税,或是从其公民或国外处借钱。印制货币可以导致名义增长,但也会引起通货膨胀,随着时间的推移,实际增长其实没有变。征税和借贷可能使政府花费更多,但这意味着私人部门的消费和投资较少,因此仍不清楚总需求将如何增加。在这里,乘数这一说法就发挥作用了。关于乘数的想法是,政府的1美元支出将刺激其他人消费更多,并导致产出的增加超过1美元,这就是当初从私人部门取出美元的理由。

1美元的政府支出能造成多少产出呢?换句话说,乘数的大小是多少呢?据罗默和伯恩斯坦估计,一旦新的支出开始和运行,乘数值约为1.54。这意味着对于1000亿美元的奥巴马支出计划,罗默和伯恩斯坦预计产出将增加1540亿美元。因为整个奥巴马计划的总数为7870亿美元,只是实施刺激计划导致的“额外”产出就将达到4250亿美元——历史上最大的免费午餐。这一刺激的目的是为了抵消2007年后期开始的萧条的影响,并保持就业机会。

没隔多久证据来了。在罗默和伯恩斯坦研究后的一个月,对同样的开支计划的另一项更严谨的研究,由斯坦福大学的约翰·B·泰勒和约翰·F·科根提出。泰勒和科根的结论核心是,所有乘数都小于1。这意味着相应于支出的每一块“刺激性”美元,私人部门的商品和服务减少了。他们的研究表明,到2011年,对应每1美元的刺激花费,私人部门的产出将下跌60美分。奥巴马的刺激计划伤害了私人部门,并因此妨碍了私人部门创造工作机会的能力。

泰勒和科根的研究并不是唯一得出凯恩斯乘数小于1,并且刺激计划妨害了私人部门产出的结论的。约翰·泰勒于1993年在另一项研究中也得出了类似结论。哥伦比亚大学的迈克尔·伍德福特,哈佛的罗伯特·巴罗,斯坦福的迈克尔·库姆霍夫和其他研究者,分别在各自的研究报告中给出了在一定条件下凯恩斯乘数小于1的验证。通过对经济文献的回顾表明,罗默和伯恩斯坦用来支持奥巴马经济刺激计划的方法,是非主流的经济思想,难以得到除开意识形态之外任何其他原因的支持。

凯恩斯的政府支出可以刺激总需求的理论,最后被证明只在有限的条件下成立,这使之成为一种特殊理论,而不是他声称的普遍理论。刺激计划短期比长期更有效,对付流动性危机比对付偿付能力危机更有效,对于经济的温和衰退比严重衰退更有效。刺激也对一开始相对债务水平较低的陷入衰退的经济体更有效。

金融经济学:人的行为是复杂的

大学里研究传染性病毒的生物学家,通常会有气密设施以确保其研究对象不会逃离实验室并伤害一般大众。不幸的是,经济学部门没有这样的保护措施。对于每一个高明的见解,都会有一些危险的误解,去感染世界金融血液并造成不可估量的危害。被称为金融经济学双胞胎的“有效市场”和“风险正态分布”,所造成的危害最大。

有效市场背后的理念,是投资者只感兴趣于最大化他们的财富,并会对价格信号和新信息做出理性的回应。该理论假定,当重要的新信息来临时,它会被立即反映到价格中,从而使价格根据新信息平稳地从一个水平过渡到另一个水平。由于市场立即将所有的新信息有效地反映到价格中,除了纯粹运气,没有一个投资者可以击败市场。而因为下一个信息是不可能事先知道的,未来的价格走势就是不可预测和随机的。

风险正态分布的想法是,因为未来的价格变动是随机的,价格波动的严重程度和频率也将是随机的,就像是掷硬币或骰子。温和事件经常发生,极端事件不常发生。把经常发生的温和事件和不常发生的极端事件按其严重程度(横坐标)和发生频率(纵坐标)画图,得到著名的钟形曲线。绝大多数事件都发生在严重性低的区域,只有少得多的事件发生在严重性高的区域。由于曲线陡峭,高度严重的事件是如此罕见,几乎不可能发生。

在下面的图1中,纵坐标记录了事件的频率,横坐标显示记录事件的严重程度,或正或负。以0为中心的区域记录那些经常发生的温和事件。曲线在-3和3以外的区域则代表了更严重的极端事件,例如股市崩盘或房地产泡沫破裂。

 

图为显示风险正态分布的钟形曲线。

基于钟形曲线的理论的问题在于,经验证据表明,这并不对应真实世界的市场和人类行为。根据大量的统计和社会科学研究,很明显,市场不是有效的,价格变动不是随机的,风险也不是正态分布的。

在社会学和生物学领域的一系列研究表明,至少从财富最大化的角度而言,投资者归根结底不是理性的。有效市场理论家与社会科学家之间的争论,可以是另一场晦涩难解的学术争论。然而一个关键的事实是,有效市场理论及其推论(价格随机变动和风险的钟形曲线分布)逸出实验室,感染了整个华尔街的交易机制和现代银行制度。

复杂的人性就像是处于市场复杂性顶端的一台涡轮增压器。更广泛地来看,人性、市场和文明都是相互嵌套在一起的复杂系统,就像是一组俄罗斯套娃。

使金融经济学疾病蔓延的另一种传染性病毒,被称为风险价值法。这是整体投资组合中衡量风险的一种方法——某些风险仓位被其他仓位抵消从而降低了风险,据称风险价值法可以度量这一抵消额。例如,根据风险价值法的说法,长期仓位如十年国库票据可以用五年国库票据的短期仓位来抵消,从而使净风险比起两者的单独风险要低得多。

 

电影《疯狂的麦克斯》(Mad Max,1979)剧照。

风险价值法对造成2008年的恐慌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几乎没有考虑过交易风险模型。

事实上,缺点是众所周知的。银行继续采用风险价值法不是因为它真的有效,而是因为它貌似安全,可以让他们过度使用杠杆以获得更大的利润,并且当事情搞砸时转嫁给纳税人承担。利用风险价值法进行管理,就像驾驶一辆汽车以每小时100英里的速度行驶,而速度计则被人为操控显示为每小时50英里。监管机构坐在车的后座,看到表显为时速50,于是放心地继续睡觉。实际上,汽车狂乱倾侧,就像《疯狂的麦克斯》中的电影场景。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2000 - 2017 www.bdxaj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00000000号 冀公网安备 1300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商易网络
返回顶部